五月/留守

近来半月运气不好致使肝火奇旺,几件不太顺利的事情接踵而至,还好都逐一解决。说是运气不好,实际上想想多半还是自己造成的局面,一切客观原因都是主观原因。

我高中的绝大部分同学要毕业了,一别四年。翻开QQ群里,看到备注名字,很多人还得仔细想想,毕业后未曾联系的同学今后恐怕是再难重逢,现在想想不免真的伤感。每年的聚会也只是聚会吧,而且还渐渐变了味道。昔日的同学四散天涯,有出国留学者,有成为北漂者,有继承父业者,好像没有人读国内硕士研究生,或者据我所知说没有人考上。也有几位男女同学毕业后成为伴侣,实在是美好,真诚地为他们祝福。

毕业者业已毕业,反映我自己倒像是留守的落后人,夜不能寐時,心里不是滋味。在大学期间成绩上未能领先,只是长了一点小小的所谓的廉价的见识,认识了可能是所谓的在我看来珍贵的朋友,虽不后悔,仍有遗憾。

今晚在避风塘奶茶店,掌柜的问我端午节去哪儿玩,如实相告后,猛然发现自己好像没有特别期待的旅游境地,所有我要抵达的原因总结起来居然是:我去旅行,是因为我决定了要去,并不是因为对风景的兴趣。 ​​​​

越来越崇拜马斯克,从心底佩服,尽管我看到的可能是可以打造的社会形象。他做的事情太牛逼了,常人都不敢想或者想不到。也经常用马斯克在杨澜访谈录中的对话中的一句鞭策拷问自己:我希望做一个有用的人,我希望在回顾过去时可以说,我的行为对世界有好的影响。 ​​​​我不喜欢立明显招摇的目标,但是心里一定是有,也不喜欢刻意炫耀努力,尚且我还没有奋斗可秀,只是想做一个靠谱的人,能给别人带来价值。

明日故友游,心里还是高兴的。朋友之间的情谊,是可以感受的到。有人是不是在乎你、惦念你,你总能感受到,并且非常明显。现在自己也是渐渐缩小核心社交圈子,放弃无效社交。今天集中删除了几十个微信好友,自从加上就没有联系过,甚至都没有达到点赞之交的地步,还是自己主动寻找清静吧,互不相扰,如果真的要联系,总是有办法联系的到。

大概我是一个外向型孤独患者吧。

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。 ​​​​

文 / 若茗
LEAVE A REPLY

loading